御宅屋 > 玄幻小说 > 道圣 > 第054章 深入丛林,磨砺
    “痕迹没有了?”

    一片区域中,慕枫站定脚步,他并没有再度前进。

    因为越过这道界限,就是开始进入中部区域了,里边的妖兽会更强,也会出现更多强大的修士。

    妖兽狠辣,人心阴毒。

    简单的利益二字,决定了这亘古岁月多少场厮杀争斗?

    古荒森林,严格来说是妖兽的地盘,是妖兽活动的区域。死在这里,根本就没有人问任何因由。

    牧生飞恨声道:“师兄,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了吗?”

    慕枫脸色铁青,常年的战斗经验,自然可以让他很轻松的在丛林中寻人。

    王烁有一个观点是正确的,慕枫是怎么也想不到两人敢离开这一片区域,深入古荒森林。

    若是进去追击,太过冒险了。

    值吗?

    慕枫不由在心底问自己,他是一位出家人,即便现在残了,瘸了,但是他还有未来。如果把自己的一切赌在这个事情上,显的太过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随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慕枫冷语,“与我一起把这个事情与方丈说个清楚,同时不要继续在这里磨砺了,你也回去做个准备,然后就直接去参加宗门比斗吧。”

    牧生飞不甘心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枫冷冷扫了牧生飞一眼,后者低头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慕枫冷声道:“只要他不死,他就肯定会参加宗门比斗。道宗的地方是天威城,到那时我自然会在通往惊风门的道路上等他,只要他还活着……是我们的东西,就必须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牧生飞低头应是,心底多有不忿,就该在那个时候杀了那小子,反正有战龙在旁边,又怕的什么?

    慕枫右拳紧握,随后缓缓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他也懊恼,早知道自己就该在遇到人面蟾蜍的时候杀了对方,根本就不该有什么联手、合作的想法。

    自己完全就是被骗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慕枫冷斥,一瘸一拐的向外边走去,他根本就没有心气继续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牧生飞向后看了一眼,唯有一肚子气没地方撒,只好跟着慕枫离开。

    “蓝天白云,神清气爽,怎一个舒服了得?”

    王烁与牛柏深入中部区域十里,至于中部区域到底有多大,根据牛柏的言论,那可起码有数千里之遥。

    一处小山坡上,两人端坐。

    这山坡来的奇异,甚至是等同出现了一片空阔的地带。四周的草丛中依稀可见有裂缝出现,牛柏断定这个地方,曾经应该是有强者交手,改变了地貌。

    王烁抱头躺下,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牛柏可没有王烁那么大的心,一双眼睛不断向四周看着,即便这里从某种意义上和最外边也没什么区别,可依旧忍不住担心。

    王烁静静的看着天空,天蓝得像一汪海水,几朵飘悠悠的白云,洋洋洒洒地点缀在天空中。

    静谧。

    惬意。

    总之,很舒坦。

    躺着躺着,王烁就睡了一觉,梦里的他回到了故乡,梦里的他又成为了极圣,甚至都把道风踩在了脚下。梦到最深处,王烁自己都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牛柏被王烁笑的发毛,一脚把王烁踢下山坡,“你到底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王烁迷迷糊糊睁眼,原来真的只是一场白日梦。

    待回过神来,王烁跨步站在了山坡上,双手拢在嘴边,大吼道:“都给我听着,既然老子来了,老子就要成圣,让所有人都看看,我不是白来一趟的!”

    “慕枫,道风,你们都给我等着,我一定要让你们亲自向我道歉!”

    牛柏被吓了一跳,斥道:“你发疯啊?”

    王烁哈哈笑道:“你也来啊,发泄一下我们心中的怨气。”

    牛柏翻了个白眼,“有病。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王烁抓起牛柏,“大吼一声你会发现,不好的心情会变的很美丽。”

    牛柏狐疑的看了王烁一眼,然后轻咳一声,也自大吼:“宋武吉,老子打死你个兔崽子!”

    王烁笑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点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牛柏大喜,咆哮道:“老子是天下第一!”

    王烁附和大吼:“我是天下第二!”

    牛柏再度大吼:“让那些看不起我们的人,统统闭嘴。我们仓木门的名字,将会再一次的响彻天地间,让三宗都好好记住!”

    王烁大笑:“我要打败天下无敌手,包括身边这个死胖子!”

    牛柏大吼:“我要娶位妻子,貌美如花,不嫌我胖的!”

    王烁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拼命大吼:“我也要娶个,不,我要娶一百个,我要享受到做皇帝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两人闹也闹了,各自笑了起来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牛柏深吸一口气,大吼:“老天爷,你可一定要答应我啊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有一道声音回响起来,响彻在丛林中。

    牛柏扭头笑骂道:“你还真把自己当老天爷了?”

    王烁愕然,“我没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“放屁,又想吓我?”

    牛柏斥道:“有意思吗你?”

    王烁双手一摊,认真道:“我真没说话,关于这一点,我是可以发誓的。”

    牛柏撇嘴,再度大喝:“刚才是哪个死狗回答我的?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。”

    没过一会,丛林中再度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牛柏表情瞬间呆滞,愣愣的看向王烁。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王烁拔出手枪,悄然看向四周丛林,他的目光奇异,却始终找不到对方。

    王烁耳朵一动,猛地转身一枪对准了其中一棵树,四周的场景不断后退,眼前的那棵树越发清晰,可以看清楚每一道纹理。

    “出来,我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烁冷语,气化五行开始凝聚子弹。

    牛柏手持铜锤,也不断查看,低声道:“哪啊?我怎么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!”

    王烁呵斥,一枪打了过去,子弹打断一截树枝。

    牛柏叫嚣道:“快出来,下一枪打爆你的头,别以为没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,我出来,出来。”

    树杆鼓动,一道身影竟然自树干上剥离开来。

    相距他们仅仅只有不到二十米,那是一位身着绿色紧身衣的青年,看起来还很年轻,二十刚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牛柏不由吃了一惊,“木遁?”

    青年身影完全呈现,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,停在两人面前三步外。

    他谈不上有多英俊,只能够说是五官端正,属于那种扔在人海里,你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道宗,木森门,冉森叶。”

    青年拱手,眼神却提防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王烁静静的注视着冉森叶,他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,这个人的皮肤竟然都可以变绿,包括头发,一直到他正式出现的时候,所有的绿色才悄然褪去。

    “道宗,惊风门,王烁。”

    “道宗,仓木门,牛柏。”

    三人互报家门,也是见了礼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绝对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出处开玩笑的,都是实在实的。

    冉森叶神色古怪,笑道:“久仰大名,幸会了。”

    牛柏撇嘴道:“想说什么直接说,别来这套。”

    冉森叶呵呵笑道:“最起码,我们木森门的排名是高一点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又傲然道:“毫不谦虚的说,我们木森门现在有一位掌门,三位弟子,敢问你们呢?”

    闻言,王烁与牛柏神色窘迫,连声道:“差不多,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的确是差不多,仓木门加上惊风门所有的人数刚好是和木森门扯平了。

    王烁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冉森叶,“如此说来,难道你是?”

    “天下第三!”

    冉森叶神色倨傲,丝毫不看出一丝做作,也绝对不是开玩笑的那种心态。

    倒数的!

    王烁自主的为他加上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冉森叶傲然道:“我知道你们觉的我是在虚夸,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,木森门以前也许是倒数的,但是有了我就不一样了。有了我之后,天下第三稳坐!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可不一样,我是有远大抱负的,不是你们这种坐等门派灭绝的阿猫阿狗可比的。再毫不谦虚的说,我的天赋比你们强太多了。我是真正的天才,世人常说鸡窝里飞出了个金凤凰。”

    “金凤凰说的就是我,而你们只是一群草鸡!”

    王烁与牛柏齐齐扭头,尽皆不屑。

    吹牛谁不会?他们可以吹的更好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冉森叶冷哼一声,双手背在身后,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?我冉森叶三岁识千字,五岁便可自主修炼,十八岁就已经修炼到了气师,二十岁成为大气师,岂是尔等可以相比的?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这逻辑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王烁挠头,“那你这中间还有十三年干嘛了?”

    冉森叶轻蔑的瞥了王烁一眼,傲然道:“五岁那年一不小心道心爆碎,休养了十三年,可那又如何?我还不是又重新凝聚了道心。换做是你们,只怕早就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不经历点挫败,又怎么可以成长起来?”

    “凡人,你们如何能够明白我们天才的强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