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玄幻小说 > 道圣 > 第1525章 非凡的冷弈
    “冷弈这人非常的聪明,手段极其繁多,就是我也看不穿。”

    “可聪明人,往往就是因为觉的自己看穿了一切,才会露出一丝破绽,那就是自信带给他的破绽。当他信心满满,觉的一切都在自己掌控的时候,你的机会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你只有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镇封他,一击必杀,如果杀不了,必须逃离。”

    “切记,不可与他缠斗,我的本体不在这里,那些力量压制不了他太久。”

    残影身影闪烁,不断刺穿一个又一个半妖的心脏,耳边清楚的记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必须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错过了机会,就必须逃离。

    是必须逃离!

    因为,正常状态的冷弈,绝非残影可以攻击的。

    机会……

    残影身躯再度前纵,但是那些白子半妖悍不畏死,如潮水一般阻止了残影的前路。不苦率领仅存的一点苦海使者前冲,却也是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冷弈低笑,身躯鼓动,撑的大山涌动。

    这毕竟不是王烁亲自动手的,又能够压住他多久?

    “王烁啊,王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枚棋子用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冷弈低笑连连,“兵不厌诈,你可真是把我看的透透的啊。”

    可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有用吗?!”

    冷弈陡然间厉喝,气息骤变,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能力再特殊,再会隐藏自己的气息,可那也只是一个弱者,一个连圣都不是的杂鱼,又能够把他怎么样?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杀不了,必须逃离。

    残影紧咬牙齿,眸光狠厉,她的机会已经没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逃,这个人如果不解决,那么苦海就会出现变故,至于什么样的变故,就是王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五行山震动,开始裂开。

    残影双眼紧闭,手下却不停,眼睛再度睁开的刹那间,龙牙匕首脱手而出,如蝴蝶翻飞,直接撕开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她自身迅猛前冲,她的手中再度出现了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一把黑色的,薄若蝉翼的匕首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五行山整个裂开,冷弈站了起来,眸光阴冷的看向残影,右手抬起。

    残影一往无前,那是死的决意。

    就是死,也要拼上一拼。

    “神之法则……”

    冷弈缓缓开口,“凝空!”

    残影的身躯戛然而止,停在了冷弈的面前,黑色的匕首距离冷弈还有半尺,而这个距离却如同天堑,再也无法越过。

    残影眼神黯淡,果然正如王烁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冷弈的手段极其繁杂,这个人在悠久的岁月中,可以说,能学的东西,他都学了。对于这么一个研究疯子来说,没有什么是他学不会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王烁的破空掌,哪怕是改变神器的特性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他都可以做的到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怪才,一个妖孽级的疯狂天才!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冷弈低笑,“你可以死了,放心,我会把你的脑袋送给王烁,让他知道自己的做法到底有多么的愚蠢……”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刹那间,一片光影将冷弈环绕,那一瞬间不知道斩了多少下,只有鲜血飞溅,破布升空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自暗中出现,一把将残影抓住,掌心有雄浑的力量喷吐,将残影轰飞千米。

    残影跌落在地,敏捷的站起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老者,浑身正自滴血,只是站了一会,地面上就有了血滩。

    残影仅露的双眼满是震惊与诧异,“玄……玄暗上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冷弈大笑,“啊,真的是太让人出乎意料了。”

    玄暗上人冷语道:“这是老夫看上的人,本想收为弟子的,你可不能杀她。”

    冷弈扶额狂笑,他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愈合,“炎天一死,你们可都是解放了呢。”

    附近又有数人落下,冷眼看向冷弈。

    冷弈笑道:“人数,似乎不对呢。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玄暗上人一字一顿,“我亲手杀了惊九、仓血等人。”

    冷弈笑道:“那可是有趣了,精通暗杀术的人,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玄暗上人右手一握,匕首反握,冷语道:“不需要你来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都彻底死绝吧。”

    冷弈眸光冷冽,双手有火焰涌动,“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魂飞魄散,什么叫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玄暗身躯一闪消失,冷弈右手轰的一声拍向右后方,玄暗上人再度出现,眸光闪烁,透着诧异与惊惧。

    这个冷弈到底……

    “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,还会继续受影响吗?”

    冷弈低笑,“你也太小看我了吧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火焰爆发,这可不是寻常的火焰,而是蕴含了一定的法则。

    冷弈也许不精通任何法,但是他却可以使用诸般法,法法不同,层出不穷。有很多都是厉害的手段,如果单一修炼,必将可以达到巅峰。

    只是一种手段,就足以笑傲一生。

    玄暗上人眸光闪烁,冷语道:“小丫头,逃!”

    残影上前一步,逃……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玄暗上人厉声大喝,“这不是你可以对付的,逃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火焰雄浑,席卷了苦海岸,那是最为恐怖的火焰,可以将人的灵魂都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火焰中,一张灰色的纸张破空而行,落向了残影,残影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“我一生寻觅弟子极难,你愿意学就学,不愿意学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火海中玄暗上人的声音响起,随后隐隐可见有黑色的蝴蝶在火海中翻飞,透着无尽的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残影眼神复杂,紧握灰色的纸,转身消失在阴影中。

    “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!”

    玄暗的上人隐现,大笑不止,“老兄弟们,再见了!”

    火海沸腾,动乱不止。

    “地葬!”

    火海之中,冷弈语气森冷。

    地刺无尽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半晌,火海退去,地刺之上,数具尸体被刺穿,鲜血顺着地刺流向大地。

    他们早已死绝,这火焰真正烧的是灵魂,可并非是躯体。

    冷弈对此不多看,踏步而行,站在了苦海岸,俯瞰涌动的海水。不苦后退,带着苦海使者化为海水沉入下去。

    “太一生水,水反辅太一,是以成天。天反辅太一,是以成地。天地复相辅也,是以成神明……神明者天地之所生也……”

    冷弈张开双臂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陡然间,其双手重重相碰。一时间,其身上有无数的东西飞出。

    冷弈双眼圆睁,厉声喝道:“归来吧,吾主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有紫气东来,震动天地,隐隐有浩瀚的身影出现,那苦海变的越发狂暴,似乎无比的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