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都市小说 > 头号天王 > 第134章:一无所有
    当洪雀坐在架子鼓前的时候,甚至已经有人忍不住屏住呼吸了,是个人都清楚,接下来将会迎来洪雀那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音乐洗礼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做好准备了,而洪雀很快,按动了播放键后,前面几首录制好的曲子,恰如好处的融合在了一起,成了一支完整的曲子。

    而后洪雀猛地一敲吊镲,而后,他手中的鼓槌就如同长了翅膀一般,飞快的旋转着。

    底鼓,军鼓,嗵嗵鼓,吊镲,节奏镲,踩镲。

    在洪雀的演奏下,如同自己生长出了灵魂一般,和乐曲完美的融合成了一点。

    洪雀的鼓点也是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当快到一个极致的时候,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洪雀脸上的汗水滴在底鼓上,鼓槌敲打在底鼓上时,溅开无数的水花。

    窒息!

    在洪雀这殿堂级的演奏前面,密密麻麻的鼓点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,让人感觉到窒息。

    杨小米捂着嘴巴看着面前的洪雀,这是她第二次看到如此癫狂的洪雀,上一次,就是唱《别来招惹我》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某一个瞬间,洪雀手掌控制着鼓槌上下敲击的时候,猛地开口,扯出了一道如同穿堂风一般的嘶哑嗓音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问个不休,

    你何时跟我走,

    可你却总是笑我,

    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激烈的伴奏,伴随着洪雀那猛地飚高的声线,霎那间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!

    震撼,有的只是震撼。

    这才是殿堂级的摇滚,就这其中所蕴含的力量,就足以让人为之亢奋。

    “我要给你我的追求,

    还有我的自由,

    可你却总是笑我,

    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两段一无所有一出,大家都被洪雀那语气中的悲寂给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而只有陈青竹听明白了洪雀的画外音。

    洪雀给了我,他的追求,还有他的自由……

    而自己,却笑他,一无所有!

    她能够想像得到,当时的洪雀,内心到底有多么的寂寥。

    看着画面中那状若疯魔的洪雀,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这样一个人了,告诉他,其实自己也喜欢他?

    她相信,自己如果这么和他说的话,他十有八九会和自己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配吗?

    对啊,配吗?

    “噢……你何时跟我走,

    噢……你何时跟我走!”

    洪雀仰起头,撕扯着嗓子,猛地飙开那极具洪雀色彩的清亮嗓音,这两句歌词,像是在感慨,又像是在询问。

    中间带着的不甘,愤怒,戏谑,是个人都能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“脚下的地在走,

    身边的水在流,

    可你却总是笑我,

    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洪雀的手掌依旧在上下舞动着鼓槌,敲打着架子鼓,速度越来越快,当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到了一个巅峰的时候,却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还能更快!

    而这样快速的鼓点,给人带来的听觉震撼是可想而知的,那种快要窒息的迅速鼓点,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为之怒吼。

    “为何你总笑个没够,

    为何我总要追求,

    难道在你面前,

    我永远是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洪雀自嘲的笑了笑,猛地仰头,那沾满汗水的长发偏到一旁,露出了那张精致的,苍白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你何时跟我走,

    噢……你何时跟我走!”

    当洪雀第二次发出这样的询问时,无数女粉丝呆呆的看着洪雀,她们都很想回答洪雀,我这就跟你走!

    她们很难想像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,能拒绝洪雀这样的邀请。

    不对,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女人能抵抗的住这样的诱惑嘛?

    而真正拒绝了洪雀的陈青竹,这会儿也怔怔的看着画面中的洪雀,如果说,那首《可惜没如果》给她带来的感觉是洪雀的悔恨的话。

    那么这一首歌,她是真正听到了洪雀声音中带着的洒脱。

    那种放诞不羁爱自由的浪子风采,看着那镜头中的洪雀,陈青竹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洪雀的自由和追求!

    他曾经把这一切都交到了自己的手上,只是自己不以为然罢了……

    直到现在,才明白,那一切,是多么的珍贵!

    “脚下的地在走,

    身边的水在流,

    告诉你我等了很久,

    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!”

    洪雀像是在抒发着什么一般,大声嘶吼着,身体的细胞开始狂躁的跳动,榨干他嗓子里的每一点潜力,榨干他身体里的每一点动力。

    在音乐上,洪雀似乎能够拥有无穷无尽的潜力和动力,而这些天赋被完全榨干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光芒,毫无疑问是耀眼的。

    至少,没有人能够移开自己的目光!

    “我要抓起你的双手,

    你这就跟我走,

    这时你的手在颤抖,

    这时你的泪在流,

    莫非你是在告诉我,

    你爱我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是的,洪雀曾经想过,如果自己当初不是询问陈青竹要不要跟自己走,而是直接伸手去抓住她的手,让她跟着自己走的话。

    那么,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?

    只是,正如上一首所唱的一样,可惜没如果,一切的如果都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上次的事情,在两个人的内心,都留下了一道疤,终究是无法再愈合了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你这就跟我走!

    噢……你这就跟我走!

    噢……你这就跟我走!”

    三段看似美好的结尾,却是给洪雀唱出了慢慢的寂寥感觉,悲愤的吼出这一句后,洪雀再没去看过话筒。

    他将身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架子鼓上。

    咚咚锵,咚咚锵,咚咚锵……

    一段段快速的节奏在洪雀的手里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!

    当这个快到达一个极致的时候,洪雀卡住了这个速度,开始以这个速度,继续往前蔓延。

    一分钟!

    怔怔一分钟,洪雀的鼓点都没有停过,他身上的汗水已经完全打湿了他的衣衫,而之前录制好的音乐早就已经放完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,只是他自己的,solo独奏!

    发泄,没错,他就是在发泄。

    这是他给自己体内的洪雀本能,还有给自己之前对陈青竹产生的感情交出去的一份成绩单。

    过去了,那就已经过去了,不会再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感,那就以音乐的方式彻底发泄出去吧!

    当洪雀将现场的气氛引爆到了一个极限的时候,他这才将手里的鼓槌放了下来,音乐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是如同雷霆暴雨一般,下一秒,却是又如同夜一般的沉默。

    这让很多人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有些人甚至产生一种难道这就完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注意到,结尾的独奏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分钟了!

    在那快速的鼓点面前,时间仿佛失去了作用,所有人都沉浸在了洪雀打造出来的音乐梦想乡之中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因为长时间的高速敲打,洪雀的手已经充血酸胀到快要抬不起来的程度了,要不是这样,恐怕他还能再继续弹奏下去。

    这最后一段的solo,简直是绝了,不对,这一整首歌简直是绝了。

    镜头给到了洪雀,此刻,汗水顺着他的脸颊簌簌的往下落下,没有人分得清,那到底是汗水,还是泪水。

    他在笑,又何尝不是无声的哭呢。

    到现在这个局面,无论是她,还是自己,都永远不会和以前一样,那么坦然的生活在一起,大家心里都会有着一根刺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何不都放下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。

    结束了,终究,还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错过了,终究,还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不是嘛?

    洪雀伸出手去,将自己的一头被汗水打湿的乱发捋到脑后,对着镜头咧开嘴笑着开口说道,“《一无所有》,希望大家会喜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