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玄幻小说 > 无敌天子 > 80.回归2:红衣炉鼎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圣门,一对圣门的师兄妹正在山崖边缘,撑伞眺望着远处的大雪。

    “宿辛师兄,你叫我出来,不是说要探讨白鹤问天这一式的使用心得么?怎么尽是看雪?”

    “霖师妹,山下城中的羊汤配大葱段子,再撒点胡椒,味儿可香了,我们一起下山,找个店儿坐下,边聊边说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天快黑了,我是不会和你一起下山的,而且这几天城里出事了,蓝月长老都几天没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...为什么?师妹你既然肯出来见我,难道就...”宿辛师兄忽略了师妹的后半句话,这几天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师妹,长老下山虽然反常,可是关他什么事?

    “师兄,这么冷的天,都封山了,谁会在外面跑?我可不想下山。”

    宿辛师兄捏紧了手:“如果有呢?”

    “傻子才在外面跑,而且怎么可能有...有...”

    霖师妹一副见了鬼的模样,目瞪口呆地瞪着远处。

    师兄受其感染,也忍不住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两人视线里,只见远处一人正踏雪而行。

    风雪从他身侧卷过,可是他却如闲庭信步。

    地面在他脚下,如是缩短了距离。

    常人一步踏出,不过是半米左右。

    而这人,一步数百米,简直是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都忘了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只是刹那的功夫,那人竟已是出现在圣门侧门的山道上。

    霖师妹眼睛好,一眼就看清了,然后兴奋地叫出声:“圣子!”

    叫的时候,她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华,像极了爱情。

    宿辛师兄急忙提醒:“师妹,你说这么冷的天没人会在外面跑,可是现在有了,这说明一切不可能的事,总有一线希望,就如你我之间的感...哎,师妹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圣子。”

    霖师妹震惊了,圣子好帅啊。

    她刚刚还说着“傻子才在这大雪天里跑”,可是一转眼已经改变了立场,“在雪地里奔行真是浪漫啊。”

    可是霖师妹才走了两步,心里又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宁梦真师姐有什么好的?简直差劲的要死!

    她哪里配的上圣子嘛,真是个臭不要脸的女人!一定是这个狐媚子会勾引人。

    霖师妹边跑边想。

    “师妹,等等我!”

    宿辛师兄在后面狂追着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赵霖霖赶到山门前时,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无法忘记眼前看到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深冬大雪磅礴,而少年赤膊,黑发狂舞,身如狂野的豹子,肌肤如同燃烧一层浅红火焰,又像是刚在深山之中与凶兽战斗过。

    他正一步一步从山门踏入。

    “参见圣子!”

    门前两位值守的弟子竟然受于威压,忍不住拄刀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夏极随意拍拍两人,两股生死一炁便是直接钻入值守弟子体内。

    两名普通圣门弟子身躯一阵,心中生出一股奇妙的感觉,好像是突然对武学生出了浓厚的兴趣,而不是原本“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”那般。

    两名弟子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...

    这就是强者的光环嘛?

    竟然只是走近了,都能受到他的影响,而生出一种“积极向上,追求武道”之心?

    实在是恐怖啊。

    同时,两名弟子也对夏极生出一种“绝不会与他为敌”的心。

    这就是生死一炁这门玄法的额外作用。

    否则,哪里配的上是那天地之间记录的玄奇法门?

    赵霖霖眺望着赤膊少年,刚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却是蓦然之间,觉得丹田处一热,一股暖流从小腹生出,涌向四肢,她再看向那少年,原本隐藏的爱慕之意,再也无法遮掩,可是更多的是“顺从”,而不是放肆地冲上前。

    赵霖霖本能地单膝跪下了,咬了咬樱唇:“参见圣子!”

    夏极向她微笑着点点头,然后看也不看一眼,阔步从她身侧走过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但凡看到弟子,生死一炁皆从他指间弹出。

    漫天的除了飞雪,还有这玄奇无比的气。

    夏极就如“一艘航空母舰”,数十道气在他周为环绕,一旦发现普通弟子,就会迅速扑入其体内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,在此之前,他要做的事情很多。

    现在,这些弟子发自肺腑的跪拜,让他发现了生死一炁的自带特性:

    臣服。

    受到生死一炁控制的人很难对他生出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如此,他还担心什么反噬?

    就算真有反噬,他还能提前引爆。

    所以...

    夏极所到之处,生死一炁一一钻入他所有看到的圣门弟子体内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,留了一路脚印,也叩拜了一路的弟子,有男有女,他们都如在迎接着君临的圣子。

    于是,圣门冬日留守近乎四分之一的弟子,都成了夏极所控制的人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所在院落时。

    夏极已经有些疲惫了。

    可是院落里的情景,还是闪瞎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屋檐下,那漫天如白花的白雪里。

    小炉鼎正穿着一袭火红的长衣,盘膝而坐,眉间还无比“作怪”的点了一点红,双手正在做着奇怪的手势,似乎在练习什么功法,身侧放了一排细密的牛毛针。

    这架势,真是前世某个电视的小昭换上东方姑娘的衣裳啊,违和的厉害。

    夏极并没有对她使用生死一炁。

    见宁梦真练的认真投入,他自己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唔...”

    异香扑鼻。

    夏极看着眼前屋内的一幕,无语了。

    自己才离开一个半月,你就把我的屋子搞得这么乱?

    目光撇了撇,床上那红艳艳的丝绸布,外加四根细带是什么东西...

    耷拉在屏风上半选在紫檀木框外的一排湿袜子是什么意思...

    碗没动,炉火的小铁锅里还放着“蛋炒饭”,然后筷子直接插在锅里,又是想干嘛?

    夏极略一思索,明白了。

    感情是怕出去吃东西麻烦,直接在屋里炒饭了。

    然后又怕洗碗麻烦,所以直接就着锅子吃了...

    “宁梦真!”

    夏极在衣橱里挑了件洗的干净的黑金袍子换上,然后出声了。

    坐在大雪屋檐下的红衣少女猛然睁眼,右手如同碾磨般倾覆于地板的牛毛针之上,冷艳高傲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宁梦真听到熟悉的声音,顿时恹了,她缓缓转头,与屋内的少年对视了一眼,又悄悄默默地转回。

    练功练出幻觉了,圣子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跑回来?

    小炉鼎深吸一口气,再次转头,少年还在...

    一时间,红衣少女如遭雷劈。

    圣子屋里住的舒服,所以她才搬过来住的,本来想着等圣子回来之前再给他弄干净就好了。

    唔...还是幻觉吧。

    小炉鼎揉了揉脑袋,一副很累的样子,“看来需要休息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宁梦真!我屋里怎么成这样子了?”

    “幻听啊...就是幻听。”

    宁梦真想了想,还是决定跑出去,屋里居然幻视看到了圣子,真是太可怕了,赶紧去厨房找些东西吃,压压惊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小炉鼎这一次听分明了。

    这铁定不是幻觉了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的冷艳高傲顿时凝固,什么“日出东方,唯我不败”全部抛到不知哪个旮旯去了。

    她尽量压制住心底的震惊和尴尬,转头挤出笑容:“你...你回来啦?”

    眼珠子拐了拐屋里:“这事不能怪我,我...我也是一片好心呀!我担心你屋子空荡荡的,少了一点人气儿,所以特意跑来住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你不在,我就没那么勤奋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目光纠缠着,一起扫过床上的肚兜,屏风上的湿袜子等等等等...

    宁梦真脸都红的要烧起来了,像是两朵儿天外飘来的云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