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都市小说 > 带着仙门混北欧 > 70.石门寨
    积雪太厚实,走在上面着实费劲,一脚下去最少没过脚腕,要是碰到雪窝子还会没到大腿根。

    还好陈松穿了一件棉裤衩,算是个子孙后代盖了棉被,应该冻不着。

    陈六父子毕恭毕敬的走在前面带路,但走了一会后,青年陈小七忽然停下了脚步,他捂着眼睛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:“爹,我的眼睛不中用了,定是被雪魅给遮住了。”

    陈松下意识问道:“什么雪魅?有妖兽?”

    陈六道:“仙人不知道吗?人冻死在雪地里,魂魄化为魑魅,名为雪魅。它们不甘心死的荒凉,碰见活人后会捂住人眼,让他迷失在雪地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拉住儿子的手道:“不怕,阿七,爹在你身前,死不了,大不了不要这眼睛啦。”

    这算什么话?陈松愕然:你是魔鬼吗?相比之下他爹陈大仁同志真是慈父。

    摘掉墨镜他看向陈小七说道:“你睁开眼睛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小七哭着道:“仙人,小人睁不开这眼睛,这是给雪魅迷住了,小人这眼睛怕是要瞎啦!”

    陈松道:“努力睁开一下,应该能的。”

    陈六急忙道:“对对,有仙人在这里,他定能拾掇了那害人的雪魅。”

    这话起了作用,陈小七试探了一番睁开了眼睛,露出充血的结膜。

    陈松摇头道:“什么雪魅,你是得了雪盲症!”

    人眼产生视觉主要依靠的是视细胞,而雪地对太阳光的反射极强,能高达95%,直视雪地其实类似直视太阳,当紫外线被积雪反射汇聚在视网膜上后,会伤害视网膜的感光神经元,轻则视物模糊,重则失明。

    不过在伤害不太严重的情况下,这是个可逆过程。

    陈松让陈小七仰头睁开眼,先用随身带的矿泉水给他冲洗眼睛,又撕下一条布把他眼睛给挡住,过段时间后视力情况应该会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后面再上路,他就主动把墨镜借给了陈六,两人轮换着戴墨镜来保护眼睛。

    陈六第一次见到墨镜,他小心翼翼戴上后问道:“仙人,这是什么法宝?有了它就能把雪魅拦截在外了是么?”

    陈松没法给他解释,只能含糊的答应。

    在雪地里挣扎一番,石门寨终于出现在他们视野中。

    石门寨是位于虎浮群山中的一座村寨,规模竟然颇大,几百座房屋错落有致的布置在山脚和山上,倒也算是气派。

    但寨子里没什么人气,走近看冷冷清清、无声无息,陈松看了一眼突然想到了传说中的封门村。

    有点吓人了。

    陈六给他介绍了一下,末法时代降临之前石门寨是个大村庄,他们村里人平时为山里的修道者打杂干活,日子过的有滋有味,在凡世间也很有地位。

    末法时代降临,修道者们先后道消身殒,村里人的日子就难过起来,几年来物资匮乏、缺少食物,有人饿死了,也有人逃荒去了他地,导致寨子如今人丁稀少。

    他们刚进寨子,一颗人头忽然从屋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松修道后眼尖,一眼看见这乱发飘飘的人头出现在屋顶上双腿一软,好悬没有崴脚。

    人头冒出来后就问道:“六哥,找到吃的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!”一声叹息,人头又缩了回去,神出鬼没。

    陈六跟着又补了半句话:“但碰上了个仙人!”

    他扯着嗓子喊出这句话,屋顶上立马又冒出头来:“现在还有仙人?”

    陈松摆出风轻云淡的姿态唱了个喏:“无量寿尊!”

    能保持住这番姿态挺不容易的,这人头跟打地鼠似的在屋顶上伸伸缩缩,看得他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陈六急慌慌的把他带到了一座石屋前,推开门就喊:“二叔二叔,看我找到了啥?”

    “黄薯?山药?红薯?”一个发须皆白的老汉颤巍巍的走出屋门问道。

    陈六咧嘴笑道:“不是,是找到了一位仙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完他就跑了,把陈松扔在了院子里自己跑出去喊了起来:“都来看呀,叔伯兄弟来看呀,我找到了一位仙人,我找到了一位仙人!”

    之前在他眼里死寂无声的村子终于有了些动静,哗啦啦的开门声和啪啪啪的脚步声响起,很快有好几个人跑了过来,就站在门口打量他。

    陈松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头发,必须要帅气。

    老汉把他迎进了屋里,拱手道:“仙人在上,老夫丁隐有失远迎呐,还请仙人见谅。小宝,快去烧壶水,给仙人泡茶。”

    一个干瘦如柴的少年从屋子角落里冒了出来,他年纪不大,全身没有几斤肉,脸颊尤其瘦削,显得两只眼睛很大,跟大眼贼似的。

    丁隐的房屋建的倒是阔气,跟小四合院似的,两进两出,屋子里面摆放的家具也齐全,桌椅板凳俱全,墙上挂着字画,应该算是大户人家。

    不过他和少年的穿着就有些寒酸了,身上衣服跟陈六父子一样破破烂烂,少年出了门就冻得哆嗦了两下。

    陈松看得不忍,赶紧脱下外套给少年披上:“穿上这个。”

    丁隐赶紧说道:“使不得,仙人使不得呀,我家孙儿哪有福气能穿上您的道袍?”

    陈松拦住他道:“这就是普通衣服,你看我穿了好几件,这一件就送给你孙子了,算是个小小的见面礼吧。”

    他里里外外还真套了不少衣服,羽绒服就两件,外面大号里面小号,为了保暖真是拼了。

    少年怯怯的对丁隐说道:“爷,这衣裳暖和。”

    丁隐严肃的瞪了他一眼道:“仙人的法袍岂能不暖和?还不快谢谢仙人?”

    咣当一下子,又是下跪:“谢谢仙人大道长。”

    陈松把他扶起来道:“举手之劳,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陈六在村里吆喝了一阵后跑了回来,十几号人跟着他一起挤进了丁隐的院子。

    这把丁隐气的不行,他拍着桌子道:“成何体统?成何体统!仙人法驾咱们石门寨,尔等这是要作甚?小六子你也是,你把全村人吆喝过来作甚?”

    陈松惊了一惊:“全、全村人?就这点人?”

    “统共一十八口人,石门寨如今就这些人了。”丁隐叹道,满脸落寞。

    陈松看屋子宽阔,道:“那大家伙也别杵在外面了,一起进屋来喝个茶认识认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