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玄幻小说 > 躺着就变强了 > 67 救援(第三更求推荐)
    周白和钱王孙的面前,一身白袍的邢军静静站立,浑身上下都被犹如实质一样的元神之力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元神之力散发出淡淡的白光,让他看上去犹如天神下凡。和之前同样散发出白光的白影邢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看到周白和钱王孙惊愕的目光,邢军看着两人淡淡微笑道:“放心吧,没事了,剩下的……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看到邢军转过身来,目光扫向了站在不远处的‘见性’。

    便看到嘴巴长在脑后的‘见性’咧开嘴角,似乎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便看到邢军身上的白光一闪,恐怖的元神之力便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墙壁在崩裂,地面被震碎,恐怖的元神之力宛如是天塌地陷一样,所过之处,一切都被崩成粉碎。

    这就是以元神之力称雄九种修道路线的人图,而人图路线修到第五境巨灵图的邢军更是展现出了压倒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,‘见性’的脑后嘴巴用力张开,嘶吼着什么,下一刻便被彻底碾碎,化为漫天尘埃,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‘见性’原先站立的位置,只剩下一本金光灿灿的经文漂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随着邢军伸手一招,经文已经被隔空吸取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念头一动之间,手中的经文便快速翻动了起来,似乎有无数的信息在邢军的眼中闪烁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钱王孙和周白齐齐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原本以为是幕后主使的邢军在最后关头拯救了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白的眉毛微微挑起,在他的眼中,经文上的金光飘荡起来,竟然直接冲入了他的识海之中,冲到了克莉斯缇娜的面前,然后涌入了克莉斯缇娜脖子上挂着的宝石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周白看着识海之中,挂在克莉斯缇娜脖子上的宝石。

    之前在地下基地的时候,周白曾经被天魔‘杀死’了一次,正是这宝石将他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那次之后,宝石便接近碎裂,再也没有展现出任何神异之处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邢军手中的经文越发黯淡起来,金色的光芒冲到了宝石四周围,最后化为了一行金色的文字,全部涌入了宝石之中。

    周白集中全部的精神看向那一行金色的文字,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:乾,元,亨,利,贞……

    嗖!随着金光彻底没入宝石之中,周白感觉到这宝石似乎恢复了一些光泽,原本裂开的纹路好像也愈合了一些。

    周白看到眼前的异象,有些紧张地看着邢军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了周白的注目,邢军转过头来,微微一笑道:“怎么了?不要紧张,占据了见性身体的畸变元神已经被我绞杀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邢军叹了口气:“看样子见性并没有活下来,恐怕在樱子夺舍他之前,他已经被另一个畸变元神夺舍了……没想到竟然会是二次夺舍……这个提前夺舍的家伙,恐怕就是之前控制樱子的幕后黑手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看手中失去金光的经文,微微皱了皱眉,将经文收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学校某位前辈留下的笔记,我一会交上去让校长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周白陡然间反应了过来:‘他……他没看到?’他转头扫了一眼虚弱无比的钱王孙,对方似乎也完全没看到金光涌入周白脑海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周白:“难道那一幕只有我看到了?”

    克莉斯缇娜喊道:“我看到了!我也看到了!我就说我的宝石超重要的!”她伸出猫爪,开心地捧着宝石,尾巴不停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周白却没有管这些,既然大家都没看见,那就是没事了。他赶紧和邢军说道:“老师,钱王孙他……”

    邢军看着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晕过去的钱王孙,点了点头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,倒出了一颗丹药给钱王孙服下,接着念头一动,元神之力已经卷起了钱王孙。

    “周白,你在外面等其他老师来接应,钱王孙的情况很危险,我先送他去治疗。”

    看着邢军带走了钱王孙,周白离开废楼,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,脑袋里仍旧一片乱哄哄的,无数的思绪来回闪烁。

    今天这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,见性死亡,钱王孙重伤,还有旧楼里找到的道德经,阵法,各种邪异的信息,以及最后涌入宝石的那一行金字。

    “要是别的字也就算了。元,亨,利,贞……这是易经的第一卦啊,我这么多小说可不是白看的。”周白的脸上露出了苦笑的表情,先是道德经,现在又是易经,就算他反应再慢也知道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和我原来的世界,一切绝对不像我之前以为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邢军……原本以为他是幕后黑手,结果他最后救了我们,而且他真的要把得到的东西上交?如果上交的话,那是不是说他其实并非是幕后黑手?”

    周白的脑袋里不断想来想去各种事情,直到其他学校的老师、工作人员到场,接着是警察出现。

    伴随着专业人士的搜索,地下室中找到了大量翻天教的典籍。

    七号楼的顶楼发现了普通人被血祭的阵法。

    随着各种各样的线索被找出来,事情逐渐被还原。

    周白作为重要的目击证人,收到了大量的审问。

    周白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都说了出来,至于道德经最后一章的书写,他只说自己是随便瞎写了一句话上去,然后着重说了自己对邢军的怀疑。

    之后周白最后从警察那里得知的,便是见性被翻天教的罪犯夺舍,然后暗中搜集学校某位前辈书写的道经,以至于有了后面的一连串事件。

    而原本找到经文的奖励积分,也因为是邢军的单方面说辞,被暂且搁置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场事件最后得到的道德经,已经被上交到了道校,由道校负责研究。

    坐在警察办公室的周白,突然感觉到整栋楼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‘发生什么事情了?’

    楼里的另一间会议室中,邢军一脸恼火地看着眼前众人:“一派胡言,我根本没有收到过钱王孙的报告,也没有指使过见性去旧楼里找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修竹冷笑道:“那你今天为什么正好在旧楼附近?而且为什么周白他们遭遇的阵法之中,有以你为形象塑造的阵灵。”

    “我每天晚上都会在那附近散步,你应该调查的是为什么有人在我散步的地方布置下阵法,学校里一定有别的内奸。”

    邢军的身上,浓厚的元神之力起伏不定,只听他冷冷道:“至于阵灵的样貌,不就是更明显的污蔑么。何况真要是我干的,我为什么还要报告学校,直接杀了周白他们灭口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邢军。”一旁的副校长赵守一说道:“我相信你的为人,但是一切都要按程序走,你就配合一下大家的工作,我们很快就会放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邢军垂下了眼皮,叹气道:“我配合一下工作没有问题,但我担心的,是构陷我的人有别的,更加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件,不止是今天晚上,从樱子到见性,到今天晚上的阵法,翻天教明明可以有更方便的手段。却做了很多多余的事情,他们指引周白三人按照特定的方式在行动。”邢军冷冷道:“我很担心这是某种秘密的仪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道校的密室之中,赵守一看着手上的道德经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自从邢军上交了这本道德经后,他便简单检查了一遍,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整本道德经上一片空白,看不到任何内容和神异,就好像普通的书籍一样,见不到任何经文。

    赵守一想了想,决定将这东西送到第12所,交由那边进行检测和研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事情不是那么简单,一个翻天教的罪犯要在学校里布置下阵法,一定得有内应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邢军么?但他已经被抓走了啊,如果真的是他……他就更不应该出头了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道德经他们应该也已经收到了吧?没人发现上面第一句就是我考试写的么?也没人来找我谈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旧楼里的线索,那些涂鸦,那些回响,又说明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整个事件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周白总感觉整个事情还没有完,幕后黑手搞这么大阵仗,真的就这样结束了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的晚上,周白来到了学校的边界处。

    整个东华市是从地下50米到空中2000米的立体结构。

    通过无数在空中悬浮的大楼、半岛以形成庞大的容纳能力,驻扎下超过三亿的人口。

    此刻周白站在这1500米高空的边界处,他能看到不远处的罡风席卷,云散云舒。

    也能看到1500米下方,那一片黑沉沉的大地。

    而周白今天来到这里,是为了看到星空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,周白也没有仔细观察过星空。

    平时在校区内部,脑袋上方看到的全是人造星空。

    只有来到这边界的位置,周白的目光才能看到真正的夜空。

    来看星空的目的,便是他想要确认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道德经的出现,易经64卦的出现,他有些问题非常想要通过星空来确认清楚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紧紧盯着那一颗颗明亮的星星,声音有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猎户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狼星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牛α星……”

    周白伸手捂住了脸,有些难以置信地轻声说道:“地球?”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新书期连着三天三更了,今天的三更加起来也有九千八百字,近一万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新书期真的很少有书这么加更的。

    因为我只是个扑街,没有大神的名气,更没有白金的号召力,只能出卖力气,多更点章节来求支持。

    这里再求一下推荐票,求一下书单,求一下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