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玄幻小说 > 我夺舍了魔皇 > 30.鸟语花香,蛇虫鼠蚁(求推荐票求收藏!)
    上吊也先让人喘口气吧?

    陈洛阳心中暗骂。

    他面上不动声色:“讲。”

    来报信的青龙五答道:“七长老在前方遇袭,但未见敌人踪影,尽是些灵禽异兽,数量越来越多,像是被人驱策而来,其中不乏一些堪称兽王的强大灵兽。”

    黔州和蜀州、滇州一样多山峦,丛林密布,很多地方人迹罕至,是各类灵禽异兽,奇花怪草的乐土。

    但这些异兽大都有自己的领地意识,彼此分散开来,各自占山为王。

    以魔教大军的强势,异兽也往往察觉危险,主动避让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难以计数的异兽汇聚成群,阻挡在陈洛阳等人前进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几乎可以称为一场“兽潮”。

    仿佛潮水一样的灵禽异兽,飞天遁地,不仅漫山遍野,更占据半边天空,气势骇人。

    上官松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武王之尊,一般灵兽数量再多,也奈何不得他。

    无奈眼前兽潮仿佛无穷无尽,让魔教七长老不得不怀疑,在杀光异兽前,自己会先累死。

    陈洛阳这次倒没有责难上官松。

    他此刻正忙着观察眼前浩浩荡荡的兽海大潮,心中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不过面上他仍然若无其事的模样,手指轻轻敲击座椅扶手:“人祸而非天灾。”

    萧云天身边流风围绕,这时轻声答道:“看来像是左贤王修哲座下十骏里排名第六的‘鼠王’多布杰。

    传闻中他精擅御兽之法,饲养有许多狼牙噬龙鼠,数量庞大,乃漠北一霸。

    据说他还饲养有一头圣鼠,能统御驱策其他异兽,甚至包括堪比我辈武王的兽王。

    多布杰本人只是武宗,能有‘鼠王’的名号,便源于这头圣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想以这兽潮,阻本座去路?”陈洛阳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还藏有其他后招,等我们麻痹大意后,才作为奇兵突然杀出。”萧云天答道:“眼下这些异兽,都是‘鼠王’从黔州山川中就地取材,召唤驱赶而来,全死光了对他来说也没有损失,能消耗我们则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稍微停顿一下,然后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教主您车架配的六条蛟龙,应该不会受那头圣鼠影响,但其他人的坐骑就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上官松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方才他座下拉车的异兽,便忽然狂躁,反噬主人,被他当场击毙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多半是那头圣鼠作祟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除了给陈洛阳拉车的那六条蛟龙外,其他人随侍一旁的车架,拉车的异兽,眼下都呈现躁动不安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些坐骑,面对兽潮,不仅没有护主的意思,反而隐隐然想要倒戈投身其中。

    皇辇下,六条蛟龙则不停发出如雷咆哮,停在半空,充满戒备的环视四周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本座再次亲自出手吗?”

    陈洛阳高居座上,不紧不慢说道。

    张天恒这时踏前一步,单膝跪地,高声道:“岂敢再次惊动教主圣驾?这一阵,请教主许我处置,为您做一出好戏奉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磨蹭,开始吧。”陈洛阳随意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,谨遵教主谕令!”张天恒站起身来,取出一枚竹哨吹响。

    哨声并不响亮,也无刺耳的感觉,轻柔的仿佛在人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金刚见状,咧开嘴笑道:“小张,你是要招你滇州分舵那帮蛇虫鼠蚁吗?”

    “听闻左贤王修哲座下,有几个人是武宗,未登武王之境,但扔得以位列十骏,正是因为这几个人各有所长,非寻常武道宗师可比。”张天恒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:“修哲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这个观点,我倒是也同意。”

    很快,六个人影来到大殿中。

    三男三女,齐齐向面前的陈洛阳和张天恒拜倒。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教主,参见护法,教主万安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陈洛阳言道。

    他看着下方六人,尝试将这些人的长相跟名字对上号。

    之前攻蜀州,战金顶的时候,魔教教众同正道高手交锋时,陈洛阳观察战局,曾经看见过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只不过当时是远远望见,如今才第一次面对面。

    这六人,是祝融护法张天恒麾下,魔教滇州分舵的六个香主。

    擅长通讯侦查,驯养灵鸟的鸟二爷。

    精通魔教三十六密传之一的焚海六音,以声杀人,谈笑制敌的语仙子

    操演香粉阵,色相魅惑的尤物香夫人。

    擅长御兽,尤其擅于驾驭灵蛇的蛇姑娘。

    培养各种毒虫的虫道人。

    训练一批如臂使指,悍不畏死的蚁兵,指挥他们配合默契,结阵而战,聚沙成塔的蚁将军。

    他们六个随张天恒一起入蜀。

    再加上留守滇州分舵,擅长种植灵花灵草,制药制毒的花婆婆,和养有一只搜天索地鼠,精于勘探寻宝的鼠大师,合称魔教滇州八大香主。

    是祝融护法张天恒执掌滇州的八大臂助。

    被外界并称为“鸟语花香,蛇虫鼠蚁”。

    全部都是张天恒心腹。

    张天恒把滇州经营的跟铁桶一样,除了教主陈洛阳和张天恒自己以外,谁的话在滇州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之前攻打蜀州,这六人在张天恒指挥下,统帅魔教滇州分舵的人马,战果卓著,叫正道中人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论修为,他们都是武宗。

    但各有所长,在张天恒指挥下又相互协作,叫观战的陈洛阳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阿蛇,教主已有谕令,你可以放开手脚去做。”张天恒冲其中一个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那女子容颜秀丽可人,皮肤黝黑,身上服装明显异于中土之人。

    听张天恒这么说了,她娇笑一声:“谢教主,谢护法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然后就见一条细小的银蛇,从她袖口中盘旋滑出。

    这条小小的银蛇一出现,眼前气焰滔天的兽潮,气势陡然一沉。

    而魔教这边的坐骑与各种异兽,则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它们仍然显得躁动不安。

    所区别者,是换了个主人。

    先前,是“鼠王”那不知在何方的圣鼠。

    而现在,则是“蛇王”手臂上吐着蛇信子的银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