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都市小说 > 山路 > 第十五章 失火救人
    不想辜负了二花的信任与认真,许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,向她保证道:“不说,我谁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二花见许可答应了,这才长舒了口气,一改刚才的警惕,神神秘秘地说道:“我这些都是听别人跟我妈妈说的,他们说,栓娃子的妈妈没死,因为嫌弃他家穷,栓娃子的奶奶又一直在床上病着,需要她伺候,在栓娃子还特别特别小的时候,她就跟邻村的一个叔叔跑了。”

    许可目瞪口呆,不可置信地看着二花煞有其事地说着这件事,更惊讶于,原来栓娃子的妈妈竟然跟别人跑了!

    就算她对家里其他人没有感情,可栓娃子毕竟是她的亲骨肉,她怎么就能舍得了?

    放下那么小的孩子丢给一个男人和一个病重的老人,她却远走高飞、逍遥快乐去了,世界上,怎么还能有这么自私的人!

    二花看着许可瞠目结舌的样子,以为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话,便有些着急的强调着:“老师,我说的都是真的,估计现在咱全村就栓娃子不知道,别人都知道了,就是没人说,怕栓娃子难过。”

    许可一下子回了神,看着二花那一本正经的样子,尽量让自己表情平淡,并说道:“我相信你,不过这事以后还是别说了,让栓娃子知道不好。”

    稍微想想也能明白,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,多少也能懂些事了,要是让他知道从小到大想念着的妈妈竟然是这样的人,这会是一种多大的打击!

    就在许可替栓娃子全家感到悲愤的时候,就听二花又说道:“我听村里人说,其实栓娃子家以前比别人家过得都好,否则也不会娶到临村的媳妇。当时栓娃子爹还在城里打工,听说是盖大高楼的,能挣好多钱,村子里好多叔叔也都跟着他一起去了,不过后来栓娃子爹从楼上掉了下来,把腿摔断了,这才又回到了村子里。”

    原来栓娃子爹就是他以前在城里常见的农民工,还是在建筑工地上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吃住条件简陋,更是做着最辛苦的工作,但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,却是个好工作了,竟还能让这么多人羡慕和跟随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没有知识文化,现在种庄稼都需要科学技术,如果想在城里混口饭吃,还真是挺难的。

    但同时许可心下又是一惊!原来栓娃爹是这么伤得腿,从楼上掉下来能保住命,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栓娃子的家庭背景,许可又心酸又心塞,那个呆头呆脑的小男孩,以及他憨厚老实的父亲,原来竟还经历过这些。

    “他爹在外面见识过,知道识字有多重要,所以这才天天督促着栓娃子来上学。我爸爸以前也说过,没钱不怕,但不能没知识,我和我姐还有我妈妈认识的字,都是我爸爸教的。”二花突然提起了自己家的事,在她提到她爸爸和她姐姐时,一双大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怀念。

    难怪二花娘对自己的教学这么配合,原来家里有个开明的爸爸。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你还有个姐姐?”许可突然抓住二花话里的另一个意思,在他印象中,二花家只有她和她妈妈两个人,什么时候还有个姐姐?也没见过呀。如果有的话,怎么没来上学?

    许可的问题让二花有一时的错愕,她瞪着那双大眼睛迷茫的看着许可,正在犹豫着要怎么开口时,突然听到村子里一阵急迫的喧哗,同时伴随着声声尖叫。

    二人立即起身冲向了学校外面。只见村里的老人孩子们纷纷涌上这条尘土飞扬的街道,一个劲儿的往一个方向张望着。

    当有孩子试图向那个方向跑去时,便又一下子被老人家抓了回来。而那些腿脚还算方便的老人则快速的向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看,只见那些村民张望的方向正在冒着滚滚浓烟,并能见到一些火苗向上窜,将这里已经有些凉爽的空气顿时又烤热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是谁家着火了!

    正在许可和二花惊讶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又响亮的声音:“二花,你和许老师在这儿呆着,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回头一看,那正是二花娘跑了过来。她一脸焦急,看到自己的女儿也站在那儿,更是急声地嘱咐了几句便向那失火之处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师,那……可能是栓娃子家……”二花已经被这紧张的气氛吓到了,她盯着远处着火的房子,紧张地对许可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是栓娃子家?”许可也是一惊,想都没想便要往那个方向跑,却一把被二花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不能去!我妈妈说让你在这儿呆着。”二花的适应能力似乎很强,现在比刚才平静了许多,也理智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她妈妈刚才说的话,也知道房子着火有多危险,除了妈妈,老师是最重要的人,绝对不可以让老师去冒险!

    可看着那些老人都去参与救火,许可这个年轻大小伙子怎么能在这里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儿等你妈妈,不要乱跑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火势不等人,如果那真是栓娃子的家,此时家里只有一个病重的老人和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,如果不能救出他们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出事了。

    许可做不到这么无动于衷!

    二花还想再拉住许可,可许可已经冲了出去,急得二花直跺脚,思忖片刻,也跟着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到那处着火的土坯房,就已经见到有很多人围在那里。大家纷纷把家里仅剩不多的水拿了出来帮助救火,这其中也看到了老村长贺全贵的身影。

    再往近处些,便见到村长的老伴儿陈大婶抱着一个哇哇大哭的小孩儿,而那个小孩儿正是栓娃子。

    浓烟滚滚,全村的水加起来也只是杯水车薪,还有村民抱来了自家的被褥帮忙扑火。

    许可有些傻眼,他一口气跑了过来,却发现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要水没水,要被褥没被褥,身上仅有一件衬衣,拿来扑火根本就不可能,火还没扑灭呢,说不定还当了燃料更加助长火势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这是干嘛去!”突然,一向柔声柔气说话的陈大婶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栓娃子他奶还在屋里呢!”老村长贺全贵没做太多解释,便要急急地往屋里冲。

    动作快于思想,还没等老村长进去,许可便一下子穿过浓烟冲到屋里,身后,只留下一阵阵惊讶声:“刚才进去的那个人是谁呀?”

    屋里浓烟滚滚,本来光线就不好,此时的能见度更低。许可刚一冲进来,便被这呛人的浓烟呛得一阵阵咳嗽。

    他赶忙用袖子捂住口鼻,透过已经沾满了灰尘的眼镜,努力寻找屋中的那位老人。

    老村长家就够破旧的了,栓娃子家可以加个“更”字,处处透着残破,满地的垃圾和破烂,对方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乍一看,不像是人住的屋子,倒像是个垃圾站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上有老下有小,上上下下就指着栓娃子爹一个人,而且男人在照顾家上通常都是粗心大意的。

    地上有的易燃垃圾已经着起了火,许可顾不了那么多,迈过这些垃圾,向着屋里的一张床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床上果然躺着位老人,此时她紧闭双目,似乎根本不知道家里已经着了火,也听不到屋外的喧哗和他孙子的哭喊。

    许可想背老人家出屋,可从后面背起一个毫无意识的人而言,实在是有点儿费劲。

    上学的时候,他背过韩玥玥,不过那也是男女朋友之间的互相玩闹,可此时床上的老人家动都不动,怎么让她趴在自己的背上?

    烟雾更浓,这种土坯房经过一个夏天的炙烤,本身就非常干燥,而内部结构又含有稻草和树木,都是易燃物,烟雾之下温度高得吓人。

    许可只觉得自己像闷炉中的烤鸭,而这房子眼见着也要着了起来,他当机立断,毫不犹豫地一把将床上的老人打横抱了起来,连她身上的被子都没拿下来,疾步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出来了!”许可刚一迈出屋子,就听到众人的欢呼声,屋外的光亮与山风也顿时让他清明了不少,他这才发现,臂弯上的老人真是轻,根本就不像一个成年人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先回咱家去,等栓娃子他爹回来再说。”陈大婶凑了过来,看了看栓娃子的奶奶后,便让许可先将这位老人抱到自己家。

    老村长家离栓娃子家其实并没有多远,陈大婶一手还领着哭哭啼啼的栓娃子,回到自己家后,就先让山娃子的奶奶躺在她的床上。

    还不等许可开口问,陈大婶便说了起来:“他家也真够倒霉的,媳妇走了,栓娃子爹腿又残了,老太太还这么一直病着,如今家里又着了火,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!”

    “陈奶奶,我爸爸回来会不会揍我?”提起家里的失火,栓娃子又哭了起来,同时还不忘问问自己的后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