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都市小说 > 东北特种保镖 > 第26章 让你跪
    吕小天不搭理她们,依旧和刘荣华闲聊。

    柳眉秀眉紧蹙,愤愤地看着他对这些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同学。但,她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柳眉此时心里真希望吕小天能够一鸣惊人,狠狠打这些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?十五分钟可到了?”徐小玉忽然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突然,远处天空,响起直升机的轰鸣,两道光速从黑暗的远处天空照射过来。

    从远及近快速驶来的一架直升机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吕小天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诸人大吃一惊,都看着逐渐清晰的一架银白色的私人飞机。

    在海天,乃至全国,能拥有私人飞机的豪门,绝对不多。不是他们买不起,而是国家队私人飞机和空域管理很严,你即使买得起飞机,也很难飞天。

    飞机的轰鸣声惊动了宴会厅里的人,纷纷出来观望。

    直升机停在不远处的草坪上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金灿灿的人影跳下直升机,地面都是一震。

    此人浓眉大眼,金色的曈眸,一身金丝西装,黄金打造的翘尖靴子。脖子上挂着指头粗的大金链子,一块金闪闪的大金表套在西装袖子外面,表盘如同一个茶碟大小。露在外面的十个手指上都戴着大金戒指,就此人的连头发和眉毛都是金色。而且,此人的肌肤都是金灿灿的,像是镀了金粉。

    此人出现,所有来参加宴会的宾客尽皆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是他?刘荣华都是一哆嗦。

    此时的许少宏和郭婉仪,陈立东等,都傻了。这位就是吕小天请来的人?

    夏承福和夏明,一脸震惊,冒汗了,怪不得刘荣华都为此人出面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这些二世祖的长辈,此时都一脸震惊的恭敬。

    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天哥?你在哪呢?我老金来了,哈哈哈!”金人突然嗷唠一嗓子,居然有金属的声音。那一口牙齿也是金灿灿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!小金子?老子在这呢。”吕小天笑呵呵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金人脚下突然冒出两道金光。

    嗖!一道金光突然一闪及至,金人已经出现在吕小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哇!天哥!我想死你了!”金人抱着吕小天,放声大哭。眼泪倒是正常颜色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来了吗?一向可好?”吕小天眼睛红红的,使劲拍着金人结实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不好!没有天哥的日子,小金子度日如年!”两人分开,金人擦了一把眼泪。

    “等你病好了,天哥带你玩!”吕小天拍拍金人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金人金灿灿的脸上绽放笑容,忽然又垮了:“我这病啥时候能好?”

    金家,是武者家族。金人名叫金不易,是金家这一代唯一的男丁。

    金人得了一种怪病,从二十岁开始,身体逐渐金属化。遍访名医不得治。后来找到了吕小天的师傅,著名的中医泰斗花百一,病情才得到控制。但,自此,金不易必须穿金才能控制。

    据说,金不易的怪病是被雷皮出来的。

    金家不但是武术世家,而且也是富可敌国。这使得金家在夏国帝为不低。不说是呼风唤雨,可敢惹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商人,都愿意与武术世家为敌。

    此时,面对突然出现的金家人,在场这些豪门都老实了,有的聪明人,已经悄然离去。金家,他们可惹不起,都怕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老奸巨猾的夏承福拉着夏明也偷着走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人已经走了不少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小雨已经被这突然的变化搞懵了,震惊地看着吕小天,这货到底什么来历,这么大能量?

    柳眉脸带欣喜,天哥今天不会栽了面子了。

    陈立东脸色苍白,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,低眉顺眼,已经没了刚才的威风。

    “天哥?谁敢欺负你?你告诉我,老子分分钟钟灭了他。”金不易金色的眼珠扫视周围人等。

    人人低头,不敢对视。

    “他跟我装逼,跟我抢女朋友,我说过,要让他跪。”吕小天一指陈立东。

    陈立东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啊?天哥?你都有女朋友了?谁呀?老天这么,不长眼?”金不易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擦!吕小天直摸鼻子,这是兄弟吗?这叫什么话?老子怎么就不能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她!”吕小天一指苏小雨。

    “哈哈!嫂子!”金不易冲着苏小雨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苏小雨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握手就行了!”吕小天不乐意了,这些人都什么毛病?见面就拥抱,老子的未婚妻,老子还没抱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成!”金不易讪笑着向苏小雨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他女朋友!”苏小雨突然转身就走。。此时此刻,苏小雨不知如何面对,还是走了好。

    金不易一愣。

    吕小天也是一愣,眉毛拧在了一起,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天哥新女朋友。”柳眉突然挽住吕小天的胳膊,向金不易伸出小手。

    吕小天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还是我天哥厉害!旧的不去新的不来!”金不易大笑,和柳眉握手,他感觉这里面有事,但,无所谓。见到天哥,一切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“东少?我吕小天没吹牛吧?”吕小天看着一脸骑虎难下的陈立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,立冬有眼不识泰山,多有得罪。告辞。”陈立东冲着吕小天一抱拳,脸色通红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陈立东也是个枭雄,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陈家可惹不起金家,还是赶紧撤吧,否则,真就跪了。他是谁,他可不能跪,否则还怎么混?

    “慢!东少?刚才,你可不是这个态度。我可是说过,让你跪!”吕小天板着脸,说道。

    万事有因必有果,吕小天不想把人逼得太狠,但,今天这口恶气,他可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?我已经向你道歉了,大家都是有面的,打人不打脸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想见。”陈立东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东少?原来你也是个明白人啊?只是,刚才,你给我脸了吗?”吕小天冷笑。

    陈立东脸色一僵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磨叽个屁呀?陈立东?你特么赶紧跪,否则,我搞黄你们陈家买卖,你信不?”金不易不耐烦了,他天哥是谁?别说让陈立东跪,就是让他死,谁敢炸毛?

    金不易知道,他天哥这是搂着火呢,否则......

    “谁敢让我儿子跪?”突然,几个壮汉簇拥着一名老者大步走了进来。